1. <small id="ylwc0"></small>

      <small id="ylwc0"></small>
      <var id="ylwc0"></var>

      母基金當前最大痛點是募資

      朱民 原創 | 2021-06-29 13:09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關鍵字:募資 母基金 

       朱民一直致力于引導基金事業,探索更好發揮政府資金放大作用,推動知識產權產業化和戰略性產業發展,這也反映在上?苿撏都瘓F的布局戰略與投資風格上。

       

      01 打造投融資平臺,提供全功能服務

       

       

      上?苿撏都瘓F在服務產業發展上的成績一直耀目。多年來,科創投集團堅持“投早、投小、投科技、投創新”。據朱民介紹,科創投集團打造了戰新產業投資管理平臺、基金投資管理平臺、直接投資運營平臺以及科技金融融資服務平臺共四大主業平臺。


      • 戰新產業投資管理平臺:旨在實現政府投資安全、規范、高效、可持續的發展。目前,上?苿撏都瘓F承擔了14項上海市戰略性新興產業重大項目投資及管理(總投資約21.7億元)、6項研發與轉化功能型平臺投資及管理(總投資約2.13億元)、9項市級科技重大專項(人才高峰工程)輔助管理(管理資金53.33億元)、34項科教興市重大產業科技攻關項目投資及管理(管理資金30億元)。

       

      • 基金投資管理平臺主要通過母基金+產業基金+專項基金的運作模式支持科創中心的打造。通過創投引導基金(規模118億元)和科創投母基金(規模30億元),吸引全球投資團隊和撬動社會資本投身科創事業。用專項基金的方式,如:參股100億元雙創母基金、參股100億元集成電路并購基金、100億元人工智能基金、參股100億元科技成果轉化基金,完善政府在創新創業領域的系統布局。發起設立并管理總規模339億元的集成電路產業基金,推進政府重點戰略產業的發展。

         

      • 直接投資運營平臺充分參與市場競爭,提升專業投資能力,實現國資做大做強。著眼于政府戰略導向,注重發揮國有創投企業的示范、引領作用,聚焦早中期科創項目,擁有優秀管理團隊和先進技術的科技型高成長性企業。投資金額超20億元,直接投資項目超200家。

         

      • 科技金融服務平臺以“投資、貸款、擔保、服務”聯動機制,緩解企業融資難題。科創投集團投資了9家擔保、2家小貸、2家保理公司,每年服務企業1000家,融資服務能力超100億元。參與管理1000億元上海市集成電路優惠利率長期信貸專項資金貼息項目,協助開展信貸項目和資金使用日常監督管理,向合作銀行撥付貼息資金。

         

       

      通過四大平臺的搭建,上?苿撏都瘓F構建了一個創新創業的投融資平臺,為科創企業提供全生命周期、全功能形式的投資服務。目前,已在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高端制造等重點領域和產業鏈關鍵環節形成廣泛布局,體系內共投資企業近2000家,其中已上市企業超過120家,另有行業龍頭未上市企業超100家。

       

      02 引導基金+母基金投資:營造集團投資生態圈共榮

       

       

      朱民向母基金研究中心介紹,截至2021年4月底,科創投集團體系共投資子基金超過120余支,其中受托管理的上海創投引導基金共投資子基金超過75支,認繳出資超過110億元,完成投資超過80億元?苿撏赌富鸸餐顿Y子基金50余支,投資總規模30億元。

       

      在投資子基金方面,由于上?苿撏锻顿Y子基金包括引導基金與母基金兩個部分,其投資的策略和原則不大相同。

       

      對于引導基金而言,子基金管理團隊投資方向需要符合上海市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訴求,注重投資于初創期和早中期企業,行業涵蓋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智能制造、生物醫藥、節能環保等九大戰略新興產業及農業技術領域。子基金管理團隊需有良好的投資業績與穩定的團隊結構。還有一些硬性規定,比如一定的返投要求、注冊要求。

       

      科創投母基金要求則更為聚焦,主要圍繞集成電路、生物醫藥大健康、人工智能三大產業,遵循母基金相對分散、子基金相對聚焦原則選擇專業、專注、細分的GP進行投資。


      • 以投VC基金為主、配置部分PE基金,達到風險與收益、IRR與DPI的平衡,實現穩健與積極并重的資產配置理念。


      • 始終以投資于人為首要落腳點,品牌型基金并非首選,而更為重要的是投資于擁有較深行業背景、行業影響力較大,且專業、專注、細分特性凸顯的管理人團隊。


      • 重視管理人團隊歷史業績,但更重視歷史業績的歸因,不僅復核歷史業績水平,更加關注業績貢獻的歸因和可持續性分析。


      • 3H和3F理念,堅持選擇投資人的3H基礎標準:Humble(謙卑)、Hungry(不滿足)、Hard-working(勤奮),優先選擇管理團隊管理的前3支基金,并著眼于長期合作。


      • 積極利用母基金GP資源,向集團直投部分推薦項目跟投機會,營造科創投集團投資生態圈的共榮發展。

       

      對于引導基金的產業引導訴求和創投企業、子基金的利益訴求有時會出現難以平衡的情況,朱民認為,很多人認為引導基金是母基金中的特殊存在,實際上,引導基金與市場化機構的篩選標準基本一致。這些標準基本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作為一個優秀投資團隊應該具備的基本素質和要求。這些基本的要求和素質是投資團隊的看家本領。第二部分是投資團隊需要理解并符合引導基金的政策導向。


      他表示,引導基金與子基金管理團隊雙方在遵守市場化原則的基礎上能夠有更多的理解,所需要達到的效果是引導基金的政策性訴求與子基金的盈利性訴求要達到良好的統一。“子基金既不能為了引導基金完成募資任務,違背自身的投資策略,去完成根本無法完成引導基金的政策性訴求任務,引導基金的管理人作為有限合伙人也要充分理解子基金的市場化盈利性訴求,而制定不切實際的政策性要求。只有雙方更多的理解,實現訴求的有效平衡,才能夠更好地實現共贏。”

       

      03 放手+賦能:構建投后管理核心能力

       

       

       

      “在創投行業現在有兩種觀點,一是三分投七分管,認為投后管理更重要。二是九分投一分管,認為投前更重要。但無論哪種觀點,都非常重視一個事實,那就是投后管理在投資活動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朱民認為,在投后管理方面,投資機構應該堅持的原則是“放手+賦能。“放手”是因為企業發展始終要靠自身,投資機構不能過多參與管理企業事務。“賦能”是指應該讓資本成為“智慧的資本”,起到賦能作用,充分發揮投資機構的能力和能量,為企業發展提供有效助力。

       

      朱民將投后管理總結為“1+3+N”。1是指投后管理的前提是將自身作為被投企業的最真誠的合作伙伴,才有資格談投后管理。“3+N”主要是指投資機構為企業提供的助力。這種助力根據投資機構的不同,主要包括:一是站在更高的角度,為企業的戰略和方向提供一定建議。二是產業鏈賦能,在企業上下游方面提供有效的助力。三是專項服務支持。在后續輪融資設計、財務規范、稅務籌劃、上市策略等方面。N是指如對接政府機構、行業專家等其他有效服務。


      從上?苿撏都瘓F的角度而言,作為老牌國有投資平臺,具有多年的股權投資、基金投資經驗,匯聚了包括專業投資人員、中介機構、金融機構、政府資源、專業專家為為核心的創投生態,這種優勢能夠為企業提供良好的投后管理服務。主要包括:一是搭建企業和政府的橋梁,積極為企業發展提供有效的政策信息,反饋企業的有效訴求;二是搭建企業與行業、產業鏈的紐帶?苿撏都瘓F創投生態系統,匯聚了大量行業專家,在集成電路等領域形成了產業鏈生態,數千家企業的投資企業為被投企業實現有效賦能提供了良好基礎。目前,大量體系內企業已成為上下游合作伙伴;三是成為企業和專業機構的媒人。


      科創投體系良好的投資生態,可以為被投企業和被投基金提供各種專業服務,例如科創投會積極對接券商、會計師、律師,在發展的不同階段為企業提供專業服務。同時,科創投集團也為充分發揮自身經驗豐富的優勢,為企業發展和基金運作提供一些有效的建議。

       

      在朱民看來,每個投資機構都有自身的投后管理優勢,應該堅持必要的管理原則和前提,才能真正構建投后管理的核心能力。

       

      朱民也特別強調投后的細節把控。對于投后管理而言,細節與全面的戰略布局一樣重要。“我們更關注細節所帶來的影響。在投資運作過程當中很多細節,往往可以從中發現很多風險點,股權投資是長期的價值,在這個長期的運作過程當中會有非常大的變化因素,這就需要我們時刻關注細節,信息披露的質量,管理費的收取,辦公地點變更等等,都需要我們去及時關注和了解其背后的原因。”

       

      04 目前中國母基金的發展還遠未達到真正資產配置的水平

       

       

      談及未來引導基金行業的發展趨勢,在朱民看來,引導基金將會長期存在,并且在策略上更貼近市場,以期實現健康、高效發展。

       

      “引導基金在推動戰略新興產業發展,促進地區創新轉型發展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引導基金將長期存在,但引導基金的發展將更規范化、市場化,引導基金管理人、投資策略將更貼近市場,引導基金的運作機制也將逐步減少行政化干預的色彩,在市場化和政策性訴求實現統一的基礎上,引導基金必將實現更健康、高效的發展。

       

      就母基金行業整體而言,朱民指出,母基金行業存在募資難、資產配置水平參差不齊,投資同質化嚴重的問題。“從國內目前情況看,第一,母基金當前最大的痛點是募資,主要原因包括:一是一般意義上母基金屬于長期投資,期限長,中國各方面資金還較為缺乏長期風險投資意識,難以獲得支持。二是資管新規的出臺,使得銀行等不再是原有重點支持母基金行業的資金來源通道。三是母基金規模一般較大,募資成本較高。第二,從長期看,母基金主要的問題在于,缺乏真正的資產配置策略和投資策略,母基金也是基金。貌似現在的情況是誰能夠募集來資金,誰就做得好。目前中國母基金的發展還遠未達到真正資產配置的水平。母基金自身缺乏對行業和產業的研究,沒有投資策略,直投GP同質化,市場缺乏對GP過往業績的驗證渠道,母基金投資也同質化,母基金投資的專業性差異不足。

       

      朱民指出,未來國內母基金將面臨部分行業洗牌,重要母基金GP要提升自身的基金管理能力,核心是資產配置的能力,投資的研究和決策能力和投后管理的能力三個能力。并且,產業母基金和母基金直投也是趨勢,最大發揮出母基金LP和GP的資源和協同。


      此外,朱民也呼吁對創投類的稅收優惠政策也可以穿透到母基金層面。

       

      05 長期資金缺乏的背后原因與解決之策

       

       

      近來,朱民的主要關注點落在創投行業。


      目前國家將科技創新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鼓勵資本‘投早、投小、投科技、投創新’,這正是創投行業的職責和使命所在,創投行業應該抓住這個歷史機遇,取得更高水平的發展。但是,我國創投領域長期資金缺乏,我們已經探討了很多年,至今人沒有解決。”

       

      朱民向母基金研究中心分析了長期資金缺乏背后的復雜原因:


      一是長期思維的缺乏。中國創投行業真正的發展時間并不長,但是這期間遇到了“全民PE時代”、遇到了數次IPO停擺、遇到了股災,記得在2009年創業板開板之后,大量資金投資pre-IPO項目,而且賺得盆滿缽盤,這些事情給投資人帶來的一個印象就是,股權投資也可以賺快錢。部分創業者,也因為個別項目在短期3年左右實現上市,而顯得很焦躁,很急迫。其實,只有長期思維才能讓我們有更多的騰挪空間,企業才能有成長的空間,2-3年一般不太可能打造一家很優秀的公司。經過多年的成長,長期思維方面有所進步,但是仍很缺乏。目前,就在2020年,仍有大量的熱錢資金進入PRE-IPO領域,將一級市場價格推得很高,我認為這很不利于創投行業的發展和整個資本市場的發展。

       

      二是社會對創投行業的誤解。創業投資也叫做風險投資,為了規避“風險”二字國內才叫做創業投資,大部分認為風險投資,肯定風險非常大,不僅風險大,而且周期長。殊不知,我們業內人士都知道,單個標的的投資風險當然非常大,很可能一無所有,所以才用投資組合分散的方式來規避風險,如果管理人能夠好好開展工作,收益還是相對穩定的,如果將一個投資組合做虧損也是比較難的。目前,創投行業作為一個資產配置的類別,還尚未達到預期的地位。比如母基金,其實收益是非常穩定,但是確實需要投資長期的思維來理解它。

       

      三是流動性不足。目前,我認為很大一部分投資人不愿意投資創投領域的原因是創投領域的流動性問題,我們看之前中國的資本市場,也就是IPO的退出渠道,對上市標的、上市標準的要求等,導致在2012-2013年之后的一批基金業績一般,退不出,不賺錢,F在隨著注冊制的落地,我想這方面會得到很好的解決。目前,為了解決流動性問題,大家也開始從事S基金等新的模式,以期待增加流動性問題。

       

      四是一些具體政策因素。比如因考核方式等因素,銀行、保險資金目前無法/很少進入創投領域。我前幾天剛剛查了一下最具代表性的長期資金社;,社;鹜断蛞患壥袌龊投壥袌龅馁Y金比例也差異巨大。截至2019年底,全國社;鹳Y產總額26,285.66億元。作為LP投至傳統私募股權基金的金額占比僅為2.24%-588.40億元,相對社;鸸蓹嗷鹜顿Y比例的實際上限,仍有較大空間(總體投資比例不超過全國社;鹂傎Y產(按成本計)的10%);截至目前(2020年10月31日),社;鹨牙塾嬐顿Y39支私募股權投資基金,涉及股權投資機構24家,累計投資額645.40億元。此外,還直接投資項目約800億元(如交通銀行100億元)。


      截至2018年末,社;饡芡泄芾淼幕攫B老保險基金資產總額7,032.82億元。預計目前受托資產接近1萬億元。投資私募股權比例很小。也就剛超過1%。所以,從社;鸷宛B老資金的情況看,投資于創投領域的長期資金還有巨大的空間。”

       

      針對這些問題,朱民提出了四個方面的解決建議。

       

      一是進一步調整對銀行、保險資金等長期資金的考核方式,對投資于創投領域的資金予以差異化考核或給予鼓勵;放寬銀行、保險機構、社;饘撏稒C構出資的限制,進一步加大社;饘σ患壥袌龅耐顿Y力度。引導更多長期資金投資一級市場。

       

      二是推動流動性問題的解決。鼓勵發展S基金等新的資產配置方式。同時,給創投機構在股票減持等方面給予更加優惠的政策。

       

      三是給予創投機構更多的融資方面的支持。通過創投企業將募集資金投入到中小企業,比如發債等。再比如支持創投企業和創新型金融企業的資本運作及上市。創投企業若能通過資本運作或上市獲得資本支持,更能促進創投企業實現品牌化、專業化、透明化、永續經營,更能進一步促進創業投資市場的長期健康發展,從而規避當前創業投資市場的種種亂象。

       

      四是工商注冊問題。我了解到很多地方,投資類企業工商注冊問題遲遲無法解決,目前就形成一個死循環。國家在鼓勵投早、投小、投科技、投創新,一方面竟然投資類的企業無法注冊,有些投資機構很無奈,正業行業也很無奈。這里我再次呼吁創投領域與P2P有著千差萬別,我們作為創投領域的一份子也有責任來做好自身規范,消除監管層的擔心,大家共同推動投資類企業的工商注冊問題。”朱民表示。

      朱民 的近期作品

      個人簡介
      上?苿撏饵h委委員、副總經理朱民長期在政府、大型國企集團從事投資類企業管理、法律管控、投融資管理相關工作,具有豐富的國資國企管理和改革經驗。
      每日關注 更多
      朱民 的日志歸檔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