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ylwc0"></small>

      <small id="ylwc0"></small>
      <var id="ylwc0"></var>

      如何寫出管理類爆文?

      趙向陽 原創 | 2021-07-20 04:17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管理爆發 

       

       

      盧梭曾經在他的《懺悔錄》中講述了自己因為一篇論文而成名的故事。年少的時候,我對此羨慕不已,心向往之。時隔30多年,相似的劇情竟然也發生在我身上,讓人感慨萬千。


      盧梭的故事大概如下:年輕時他渾渾噩噩,吊兒郎當,智力平平,不見有任何過人之處。有一天,偶然看到法蘭西學院就“自由平等”的主題懸賞征文。在經歷了一個如同雷擊般的大徹大悟之后,他奮筆疾書,一氣呵成,竟然摘得桂冠,從此揚名天下。


      而2019年9月發生在我身上的傳奇故事,更多的不是因為我的個人才華,而是要感謝生命中的許多貴人相助。他們是王方華教授、田濤老師、秦朔先生、劉東華先生、陳為先生、于天罡教授等。沒有他們,就沒有《大變局下的中國管理:從以英美為師,轉向與德日同行》(簡稱《轉向》)一文的爆紅,也就沒有《大變局下的中國管理》這本書的出版。


      以下是我的故事梗概(真的只是梗概而已,細節更加生動豐富):


      2019年7月中旬,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管理學院的前任院長王方華教授在微信里問我,愿意不愿意在即將召開的“管理50人”論壇(舉辦地點是:蘭州大學管理學院)上做一個報告?大會當年的主題是“大變局下的中國管理”。


      對于所有演講、講課或者寫作的邀請,我的第一反應一般都是:“對不起,我沒啥想講的,也沒啥可講的!但是,我愿意去聽聽,參與討論”。那年2月中旬,我在滑雪(貓跳)時發生事故,兩根韌帶斷裂。5月中旬剛做完韌帶重建手術,每天躺在床上,心灰意冷。


      但是,三五分鐘后,我轉念一想,“與其拖著殘腿,奔波千里,去聽別人講,為什么我自己不能講呢!”于是,我又回復王方華老師,“我重新考慮了一下,還是打算講一講,題目是《大變局下的中國管理:從以英美為師,轉向與德日同行》”。


      也就是說,這個題目是我在三五分鐘內敲定的,后來根本沒有修改過其中的任何一個字。但是,讀者千萬不要以為我是一個天才,千萬不要以為這是靈機一動的結果。事實上,這是基于長期以來我所秉持的關于中國社會和企業未來走向的基本價值觀和態度,以及醞釀已久的知識儲備。


      在接下來的一個多月里,我交替性地在做兩件事情:為準備這篇演講而進行系統性的閱讀,同時為北師大心理學部MAP(應用心理學專業碩士)開發一門新課《創新思維》(Creativity)。


      在那一個多月里,我的工作效率非常高。單就關于“德日模式”的研究而言,我首先把書架上30多本與德日有關的書收集在一起,重新快速梳理了一遍,然后深入閱讀了其中的五六本。邊閱讀邊思考,尤其是結合當下中國的現實問題進行理論反思。我第一次在閱讀的時候,拿起鉛筆劃線,做批注(這是真的!我以前看書從來不做筆記、批注等。我讀完的每一本書如同新的一樣,完全可以當新書再賣掉)。


      9月初,會議日期臨近,我打算動筆撰寫演講的PPT。但是,因為我所選擇的主題過于宏大,資料龐雜,所以,幾經嘗試之后,我放棄了通常的作法,花了一天半時間,寫了一篇大概15000字左右的WORD格式的文章,以廓清自己的思路。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個比較懶散的人,“不求上進”。雖然熱愛讀書,但是,不愛寫文章,尤其是管理學主流的八股論文。總覺得世界上還有那么多好書我都沒有讀過,干嘛要浪費時間去寫書呢?純粹是“為賦新詞強說愁”,無病呻吟!


      但問題是,我一旦動筆,就洋洋灑灑停也停不下來,非得要一吐為快才行,所以,我寫的每一篇文章都很長。我甚至有過10天之內寫過一本書的極端經歷。在寫作這些文章的過程中,我總是充滿激情,沉浸其中,難以自拔。我寫的文章一般框架結構清晰,邏輯表達一氣呵成。


      寫完《轉向》這篇文章之后,我隨手發給了十幾位相識已久的老師和朋友(包括華為高級顧問田濤老師),請他們提出具體的修改意見。然后我休息了一天,干了點別的閑事。最后,在大家的反饋意見的基礎上,花了半天時間進行了修改。


      為了提高開會效率,我希望參會者事先了解我的觀點,現場直接進行有針對性的討論,所以,我就把這篇文章發表在了我所創辦的“本土管理研究”公眾號上(2019年9月17日),隨后轉發到了朋友圈和幾個微信群里,尤其是“管理50人”教授居多的“茶余飯后”微信群(王方華教授是群主)。


      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田濤先生對這篇文章非常認可,在轉發到朋友圈的時候,他評論道,“這是一篇近年少見的極有見地的管理學研究文章,對當下的中國企業管理、國家經濟管理有重要啟示意義”。


      更有意思的是,恰逢中國最大的企業家群體平臺“正和島”(他們當時有230萬訂閱者,以企業家群體為主)推出了一個“每日前三”的打榜活動。在我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田濤先生把這篇文章推薦到了正和島社區APP里,并且在2019年9月18日榮登榜首。


      事后,根據中國領先的輿情大數據分析公司“智慧星光”所提供的數據(見圖1),這篇文章在短短的一周內,有超過360多家媒體(含自媒體)轉載,全網閱讀量估計在150萬左右。用一個企業家朋友的話來說,“你火了!這篇文章徹底被刷屏了”。從私人管道所獲得的信息來看,上至部長院士,下到普通百姓,尤其是企業家群體,對這篇文章中的基本觀點表現出很高的認同。

       


      圖1:智慧星光公司所提供的輿情傳播過程

      (其中橫軸代表時間,縱軸代表這篇文章被轉載的媒體數量)

       

      但是,這篇文章的意外爆紅讓我陷入一個非常尷尬的境地。作為一個從來不愿意重復自己的人,在即將到來的會議上我應該講什么呢?萬般無奈之下,我只能另辟蹊徑,進行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膽冒險。

       

      我具體是怎么做的呢?


      在9月24日的正式的會議上,基于詮釋學立場,我現場講了七個與德日和管理研究范式有關的小故事,進一步佐證自己在《轉向》一文中的立場和觀點(也就是收入本書第二章中的《關于轉向的七個小故事》)。


      感謝論壇主席王方華教授和席酉民教授的寬宏大量,也感謝所有在場教授耐心地聽我講。參加“中國管理50人”論壇的都是一些資深教授、院長或者校長,只有我一個副教授。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我在他們面前娓娓道來講故事的場景是多么奇幻!


      我記得那天我拄著拐杖,右腿綁著護具。坐在一把椅子上,偌大的講臺上就是我一個人在表演獨角戲。我侃侃而談,談笑風生,甚至嬉笑怒罵。這大概是中國管理學會議上獨一無二的風景吧!

       

      早上的發言每人30分鐘,下午的發言每人10分鐘,而我的發言安排在早上的最后一個。不僅給足了30分鐘的發言時間,而且還留下了討論時間,純屬特殊優待。


      這次演講的內容后來經過整理之后(秦朔先生當時在美國出差,他遠隔重洋,親自操刀對這篇文章的初稿進行了大刀闊斧的修改),在“秦朔朋友圈”里首發(2019年9月27日),又再次被吉林大學的于天罡教授推薦到了正和島社區APP上,參加“每日前三”的打榜活動,并且再次榮登榜首。這篇文章在全網的閱讀量大概有50萬左右。所以,《轉向》“正文”加上“七個小故事”全網閱讀量超過200萬。

       

      趙向陽  北京師范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副教授

       

      個人簡介
      我曾經是一個創業者,但是現在我是一個純粹的創業研究者(德國吉森大學創業學與組織行為學博士,2005/6)。作為一個研究理論的人,我相信三點:1)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比正確的理論更有用的;2)從一個長時間階段來講,觀念改變…
      每日關注 更多
      趙向陽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